揭秘中国神秘企业家:他一手缔造了“鞋王”,是任正非的铁粉

 更新时间:2021-02-17 10:36:31   作者:佚名   我要评论(0)

声明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Wise财经”(ID:onecaijing),作者:乐毅,授权吾爱源码转载发布。中国最神秘的企业家是谁?在2014年以前,如果说哪个企业家最神秘,那

声明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Wise财经”(ID:onecaijing),作者:乐毅,授权吾爱源码转载发布。

中国最神秘的企业家是谁?

在2014年以前,如果说哪个企业家最神秘,那一定是华为创始人任正非,他曾深居简出,善于用邮件治理公司,对外释放信号,被王石调侃为“北非之狐”。但近年来随着任正非多次公开接受媒体采访,他已不再那么神秘。

在2017年之前,也可能有人会说是顺丰创始人王卫,在顺丰上市前,王卫一直是那个传言中“拒见马云”,公司内刊上也没有他照片,但在快递行业里最有权势的男人。

2013年,资深媒体人雷晓宇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:

当我们谈论起顺丰和王卫的时候,像是在谈论一个看不见摸不着、却缭绕弥漫在空气中的幽灵。

不过在2017年顺丰上市之后,他的亮相多了起来,他带着快递小哥一起敲钟、与马化腾在大湾区的行业峰会上对话。王卫的神秘感也逐渐淡去。

目前可以称为中国最神秘大佬的人,当属任正非的“粉丝”盛百椒,他是百丽国际的CEO,过去近30年里一手打造了女鞋行业第一品牌。

对于盛百椒的神秘,现任京东零售CEO徐雷曾深有体会,他曾在2011年到2013年在百丽国际旗下的电商平台优购网担任过2年CMO,徐雷谈及他2011年为何会加盟优购网,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百丽和盛百椒的神秘感:

当猎头电话我问及对百丽电子商务是否感兴趣时,第一反应,我对百丽的电子商务不感兴趣,但我对百丽感兴趣。

百丽对于我来说是一家神秘的企业,一家在媒体宣传上找不到任何文字的企业,只有每个季度、每个年度的财报答投资人问题,老板盛百椒只有一篇当年上市时的专访,之前之后再无文字。

但我知道,百丽是中国市值最高的零售企业、是全球市值第二的鞋类公司,国内上市的民营企业里市值第三(仅次于百度、腾讯,排名不分先后),每年净利润50亿左右,旗下自有品牌众多,同时是阿迪、耐克全球数一数二的渠道商,所以我完全凭借兴趣答应与百丽接触。

第一次见盛百椒时,徐雷说“老板聊天很随和,随和到我们一起可以说脏话、一起抽烟,老盛的烟瘾和我一样大”。

但,这只是徐雷眼中的盛百椒。

炒鞋、球鞋

盛百椒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

据仅有的公开资料显示,盛百椒出生于1952年,祖籍宁波,他在上海长大,本科学历,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,他曾毕业于深圳蛇口管理干部培训班第五期,后在招商局蛇口工业区轻纺开发公司任职。

1992年,盛百椒加入香港商人邓耀创办的百丽国际,与其一起开拓内地女鞋市场。

对于盛百椒的性格,曾有老员工说出了与徐雷见到的完全不同的一面,他说盛百椒平时不苟言笑,自己入职10年都没有见他笑过,但这听上去似乎有些夸张。

但同时盛百椒也极具商业头脑,很善于把脉市场动向,每次百丽推出新品,总会先在市场只投放一半,获得更多反馈,不断完善产品后才会大规模上市。

在管理上,盛百椒非常崇拜任正非并且鼓励加班制度,他曾说:

中国现阶段应该容许加班,同时也应该给予更多的加班工资,因为欧美今天的繁荣是以过去几十年的加班为基础的,现在中国是落后于别人,不加班不努力凭什么超越别人?

从某种意义上讲,他应该也算是一个“996”的支持者。

而百丽凭借着线下的快速扩张,也迎来了资本市场的青睐。

2007年5月,百丽在港交所上市,市值670亿港元,此后进入迅猛发展时期,5年里在国内新增了1万多家门店,到2013年,百丽国际的市值已经超过了1500亿港元。

然而百丽并没有风光多长时间,它就很快盛极而衰。从2014年开始,百丽受到电商冲击,颓势渐显。

2015年,盛百椒曾坦言自己看不懂电商:

“我真的很努力在想,只要有关电商的报告都会看,去年也和各大电商公司交流,想知道我们之间到底能产生什么协同效应?虽然我很聪明,我也很努力,但是我还没有想明白。”

直到2017年,高瓴资本抛出橄榄枝,准备将百丽私有化后帮助其进行数字化转型。

盛百椒在一场发布会上主动揽责,他坦言百丽转型没有成功,责任全在自己。

当时已经65岁的他,“仍然不会开电脑,连微信都没有,对市场的变化没有做出很好的预判,欠缺目前应对市场更加复杂情况的能力”。

一代鞋王,也被时代打的难有还手之力,盛百椒就好像是那个渠道为王时代最后的注脚。

柳暗花明又一春,盛百椒“尚能饭否”?

2017年7月27日,百丽国际以531亿港元的市值正式退市,其创始人邓耀和CEO盛百椒将股份全部变现,分别套现110.3亿港元和31.77亿港元。

百丽的退市让外界高呼一代“鞋王”就此没落。但实际上在高瓴资本派驻超过120名数字化投后赋能团队后,百丽又重新焕发了生机。

这里必须要提到一位“价值投资者”——高瓴资本的张磊。

百丽私有化2年后,2019年10月10日,高瓴资本拆分百丽国际旗下运动业务公司滔搏国际,在港交所重新上市,当天市值就高达574亿港元,超过了百丽退市时的市值,目前滔搏国际的市值已经超过740亿港元。

而这才只是百丽国际旗下鞋类、运动和服饰三大业务板块中的运动一块。张磊透露,高瓴资本在百丽私有化这笔交易中获得3倍回报。

从张磊的视角看,被电商打的节节败退的百丽,其实拥有很多优点:庞大的线下渠道,每天门店日流量高达600万;品牌知名度高,唯一不会的就是互联网转型,而高瓴资本的团队能在这方面提供最大的帮助。因此,在百丽数字化转型之后,其市值反而变得更高了。

张磊对这笔交易就像捡到宝一样高兴,他也对以盛百椒为首的高管团队做出了很高的评价:“在这个时代可以跟这样的管理层合作,是我们作为投资机构最大的荣幸。”

归根结底,这是一笔双赢的交易。

百丽私有化后,在盛百椒手下无法做大的电商和数字化管理,在张磊手下玩的风生水起。

2018年百丽实现门店实时数字化,在生产系统推行精益项目;

2019年百丽实现线上线下货品一体化,启动会员系统重构;

2020年百丽启动组织数字化建设。

在2019年初举办的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,张磊说高瓴资本只帮百丽解决了一个问题,就赢得了百丽十几万员工的信任,这个核心问题就是降低库存。

“这件事情我们只是做了一个简单的信息化,把进店以后消费者实时试穿的信息直接反馈到工厂里,而不是等到季度结束以后去打折来实现这件事情。”张磊轻描淡写地说。

就这么简单?没错,就这么简单。

没想到长久以来困扰盛百椒的核心问题,被张磊的团队轻而易举的解决了。他采用了C2M柔性供应链的方式,与当年盛百椒只投放一半产品去市场上试水,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,只不过时代和技术的变迁真的不可同日而语。

如今百丽集团的CEO依然是盛百椒,他将股权套现后还在公司做管理。但2017年他就曾透露过若私有化成功,自己会继续做2-3年,尽量做好承上启下的作用。

如今3年之期已到,不知68岁的盛百椒是否还会继续干下去。

盛百椒应该感到欣慰,公司的数字化转型还算顺利,并且他也后继有人了,他的侄子盛放,在2005年就加入了百丽集团,如今已经是百丽国际执行董事、鞋类事业部及新业务事业部总裁,人称“小盛总”。

在2020年初的全员内部信中,盛百椒以集团CEO的身份写道:

转眼,百丽即将步入28岁。值得欣喜的是,从新生一代管理层于武和盛放身上,我看到了百丽高层管理传承迈出了扎实的一步。

美团CEO王兴最近说“数字化转型并不是只转一次”。同理,百丽的数字化征程也才刚刚开始,相信有小盛总的操盘,高瓴资本张磊的扶持,盛百椒也可以完全放心的休息了。

小结

40岁加盟百丽创业,68岁依然担任CEO,盛百椒事业的精彩程度并不输给任正非这样的大佬。

作为实体企业的操盘手,他曾数次经历危机。1997年百丽从批发转成自营,业绩一年没增长,盛百椒曾亲口告诉徐雷,那是百丽最难的一年;2009年和2011年,百丽曾两度试水电商,砸下数十亿元投资,均在2年左右就出现颓势,也让盛百椒十分迷惑;2017年百丽同店销售已经连续13个季度呈现负增长,盛百椒直言公司前景并不乐观,必须根本性转型才能逆转形势。

沧海横流,方显英雄本色。面对困难,盛百椒是非常坦然、淡定和明智的。

当公司经营遭遇困境,数字化潮头猛烈冲击线下实体时,他自知难以跟上时代步伐,便主动谋求转型,以私有化的方式引入高瓴资本,助力百丽的数字化升级;公司私有化时,他也主动承担责任,将此前转型失败的所有原因都归结于自己;当外界质疑私有化价格太低时,他则表现出了理性和知足,认为价格合理。

在商场打拼近30年,他用超低的姿态和足够的胸怀接纳了张磊及高瓴资本团队。

一代鞋王大佬的风采,在盛百椒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盛百椒比自己的“偶像”任正非小8岁,希望任正非退休之前,盛百椒也能继续干下去,继续书写中国最神秘企业家的传奇。

相关文章

最新评论